中醫的起源與發展

 二維碼 214
發表時間:2019-11-23 09:18作者:陳農夫來源:競彩籃球比分直播官網網址:http://bj-deran.com

  中醫是研究人體的生理和病理,以及疾病的診斷和防治的一門學科,它承載著中國古代人民同疾病作斗爭的經驗和理論知識,其主要的指導思想是古代樸素唯物論和辦證法。中醫理論體系中最重要且區別于西醫的部分在于“天人合一”“天人相應”的整體觀及辯證論治的方法,這是中醫幾千年來得以發展的基礎,也是中醫理論的閃光之處。可也正是這一與西醫的明顯區別,使得中醫的科學性在西醫盛行的近現代社會一度包受詬病。


中醫的起源與發展


  同西醫一樣,中醫萌芽于原始社會。早在春秋戰國時期,中醫理論已經基本形成,名醫扁根據民間流傳的經驗和他自己多年行醫的實踐,總結出診斷疾病的四種基本方法,即望診、聞診、問診和切診,總稱“四診”。這時的中醫治療方法包括砭石、針刺、湯藥、艾灸、導引、布氣、祝由等。


  戰國至秦漢時期,《黃帝內經》《難經)《神農本草經和《傷寒雜病論》四部經典著作莫定了中醫的理論基礎。《黃帝內經》分《靈樞》《素問》兩部分,被認為是中國最早的醫學典籍、綜合性的醫書,《黃帝內經》在黃老道家理論上建立了中醫學上的“陰陽五行學說”“脈象學說”“藏象學說”“經絡學說”“病因學說”“病機學說”“病癥”“診法”“論治”及養生學”“運氣學”等學說。這些學說融合了中國古代唯物的哲學思想。“氣一元論”認為:宇宙萬物皆由其原初物質“氣”形成,而人是整個物質世界的一部分。“氣一元論”通過聞述“人與天地相參”“與日月相應”,將人與自然緊密地聯系在起,體現了“天人合一”“天人相應”的整體觀。在這種理論指導下的中醫學把人體看作是各個層次的陰陽對立統一體,還把每一臟、每一腑再分出陰陽,從而使每一層次,無論整體與局部、組織結構與生理功能都形成陰陽的對立統一,這又體現了中醫的辨證論治的臨床方法。


  《難經》傳說為戰國神醫扁鵲所作,“難”是“問難”之義,或作“疑難”解,“經”指《內經》,即問難《內經》,全書共討論了八十ー個問題,故又稱《八十ー難》。《難經》以基礎理論為主,以分析病癥為輔。一至二十二難為脈學,二十三至ニ十九難為經絡,三十至四十七難為臟腑,四十八至六十一難為疾病,六十二至六十八為腧穴,六十九至八十ー難為針法。書中對命門(人體的重要組成部分,一說是五臟學說中的腎臟,二說是經脈學說的督脈命門穴,三說是《黃帝內經》中的眼睛)和三焦(六腑之一)的學術見解,以及所論七沖門(即消化道的七個沖要部位)和八會(臟、腑、筋、髓、血、骨、脈、氣等精氣會合處)等名目,豐富和發展了中醫學的理論體系。《難經》還明確提出了“傷寒有五”,即中風、傷寒、濕溫、熱病、溫病,并對五臟之積,瀉痢等病多有闡發,這些論述都被后世醫家所重視。


  《神農本草經》是現存最早的中藥學著作,傳說起源于神農氏,經過代代口耳相傳,于東漢時期集結整理成書。書中闡述的大部分中藥學理論和配伍規則以及提出的“七情和合”原則(是指兩味或兩味以上的藥味配在一個方劑中,相互之間會產生一定的反應),在幾千年的用藥實踐中發揮了巨大作用,是中醫藥藥物學理論發展的源頭。


  東漢的著名醫學家張仲景,掌握了辨證論治的理論基礎之一:“八綱”,即陰、陽、表、里、寒、熱、虛、實,將其具體應用于傷寒和雜病的診療中,并廣采眾方,凝聚畢生心血,寫就《傷塞雜病論》。《傷寒雜病論》系統地分析了傷寒的原因、癥狀、發展階段和處理方法,創造性地確立了對傷寒病的“六經分類”(太陽、少陽、陽明、太陰、少陰、厥陰病)的辦證施治原則,莫定了理、法、方、藥的理論基礎。


  理、法、方、藥是中醫學關于診斷與治療操作規范的四大要素,也是中醫學辨證論治的具體施治過程。理,是指根據中醫學理論對病變機理作出的準確的解釋。法,指針對病變機理所確定的相應的治則治法。方,是根據治則治法選擇最恰當的代表方劑或其他治療措施。藥,指對方劑中藥物君、臣、佐、使的配伍及其劑量的最佳選擇。


  如果說秦漢時期是中醫學理論莫基時期,漢代以后,則主要是中醫學實踐積累和理論補充的過程。東漢末年的華佗以精通外科手術和麻醉術而名聞天下,它所發明的麻沸散開創了世界麻醉藥物的先例,華佗其人還“曉養性之術,時人以為年且百歲而貌有壯容”,創立了健身體操“五禽戲”,流傳至今。


到了唐代,孫思邈總結前人的理論,收集了5000多個藥方,著作《千金方》,被人尊為“藥王”,后與政府合作開展醫學活動,完成了世界上第一部國家藥典《唐新本草)。唐朝以后,中國醫學理論和著作大量外傳到高麗、日本、中亞、西亞等地。


中醫的起源與發展


  金元時期,中醫學上出現了很多各具特色的醫學流派。最具代表性的是四大家,分別是:劉完素的“寒涼派”、張從正的攻邪派”、李東垣的“補土派”和朱震享的“養陰派”。“寒涼派”認為傷寒(泛指發熱性疾病)的各處癥狀多與“火熱”有關,十分強調“火熱”之邪致病的重大危害,因此治療上多用寒涼藥物;“攻邪派”認為病由外邪侵入人體所生,一經致病,就應祛邪,故治療多用汗、吐、下三法,也被稱為“攻下派”;補土派”提出“內傷牌胃,百病由生”,治療時重在溫補牌胃,又因脾在五行學說中屬“土”,故被后世稱為“補土派”;“養陰派”認為人體“陽常有余,陰常不足”(即認為人體常常陽氣過盛,陰氣不足),治療疾病應以養陰降火為主。


  金元四家對未醫學養生原理均有一定的啟發。“寒涼派”劉完素主張養生重在養氣。他認為:“人受天地之氣,以化生性命也。是知形者生之舍也,氣之生者元也。”以人體陰虛陽亢立論,強調“六氣皆叢火化”,強調氣是生命最基本的物質,從而提出養生調氣三法:調氣、守氣、交氣。“攻邪派”張從正在儒門事親》中提出:“養生當用食補,治病當用藥攻。”養生保健思想核心是“君子貴流不貴滯”。從而提倡通過調飲食、施藥物、戒房勞、練氣功等方法來達到養生的目的。“補土派李東垣在《牌胃論》中指出:“元氣之充足,皆由牌胃之氣無所傷,而后能滋養元氣”。主張通過調理脾胃養生保健。方法有三種:調節飲食護養脾胃;調攝情志保護脾胃;防病治病顧護脾胃。 “養陰派”朱震享倡導“陽常有余,陰常不足”,強調陰氣 “難成易虧”。因而在治療和養生上,都主張以滋陰為主。具體方法包括:順應四時以調養神氣,飲食清淡沖和以免生火助濕, 節欲保精以息相火妄動。


  明清以后,中醫出現了溫病派、時方派。溫病派是在古代治療傷寒病的基礎上,通過長期的臨床實踐,在溫熱病的病因、病理和治療原則方面,自成的一套比較完整的學說,對傳染病的防治有一定推動作用。時方派主張可用古典醫方之法而不必拘泥于它的藥物組成,臨床治療處方多按病癥之實際情況自行用藥。 清朝末年,西醫思潮涌人中國,嚴重沖擊了中醫發展。 國人開始主張使用西方醫學體系的思維模式檢視醫學,要求醫學現代化,使中醫學受到巨大的挑戰,中醫學一度陷入存與廢的爭論之中。



nba竞彩篮球投注热度 篮球即时比分APP下载 体彩竞彩篮球胜负 新浪竞彩篮球比分直播 今日竞彩篮球网